叶行臣

本命王杰希 全职cp博爱党

【叶修生贺】 回溯(上)


主要角色:叶修,苏沐秋,苏沐橙,罗辑等

私设   兴欣队员每人一间房


有位年轻的少年

他走得比光还快

他以相对性的方式

从今天晚上出发

却在昨晚已经到达


————————

1.

收工了收工了!           

叶修发出这句话后就拔出帐号卡退了游戏。昨天晚上为了抢个boss熬了一宿,现在收工一下子放松,疲劳如潮水般涌来将他淹没。叶修摊在椅子上望向天花板,吊灯还在敬业地亮着,亮得人眼疼。

他眯着眼半躺着,也不低头看,手在口袋里来回摸索,掏出烟盒,一捏,瘪的。

“诶,没了。”

拉开抽屉。 存货也没有了,只剩几个空烟盒孤零零地躺着。

叶修眨眨眼。站起来伸了个懒腰。

呼,下楼再买几包吧。

叶修想着,拿起外衣披上,走前还不忘关了训练室的灯。

灯咝啦响了几下,忽明忽暗地闪,最终“啪”得一声灭了。

室内重新归于沉寂。

叶修慢吞吞地下了楼,心里还想着刚刚抢的boss获得的珍稀材料够升级哪几个银武的哪几个部件,哪个家伙的训练还欠多少火候。

风轻抚他柔软的发梢,替他整理好衣角,又呼呼地吹过胡同,哼起深秋的歌谣。

现在是早晨五点多,天刚亮,街上并没有多少人。偶尔有几个高中生,嘴里叼着油条或包子,骑着自行车从路上呼啸而过。被碾压的落叶发出清脆的声音,任由车带起的风把它们吹向道路两侧。

叶修慢悠悠地靠边走。大概真的是太累了,他觉得脑袋昏沉沉的,特别想回去好好睡一觉。

啧,真是年纪大了熬个夜都不行了。

“哎呦!”一不小心就撞上了人,“不好意思……”叶修揉揉额头,还没待他说些什么,被撞的另一方却头也不回地走了。

看样子,是有什么急事?

叶修看着对方远去的背影。他大概是个十七八的少年,穿着一件白T恤,后面还画了一个大大的笑脸。

这衣服挺眼熟。叶修想。

不过都深秋了,他不冷吗?

——好吧,年轻人就是抗冻。

再一次感叹自己老了的某人裹紧了衣服,大步向贩卖机走去。


2.

叶修回到房间,把新买的烟一包包藏好。

要是被沐橙知道,又得没收一半了。

苏沐橙最见不得他抽烟,却又不忍心强迫他戒掉,只能在发现叶修买了烟后,板着脸狠心没收一半。

这倒和某人的行为很相像。

切,兄妹俩都是一个脾气。

叶修躺在床上胡思乱想,睡意渐浓,眼皮都要睁不开了。

睡吧。他想。

有什么事醒了再说。

等到他醒的时候,已经过了九点。叶修刚吃完苏沐橙给他留的早餐,就听到陈果在挨个敲门。

“大家都把自己的东西收拾收拾,我请了人了一会来大扫除,把二楼彻底清扫一下。别把屋里摆的乱糟糟的让人笑话。”

“尤其是魏琛,”陈果捏着鼻子喊,“把你的袜子收一收!”

“知道了知道了。”魏琛笑嘻嘻地回答。

“你还有脸笑!”

“小弟你的笔记……啊,掉下去了。”

包子打开窗,想把罗辑晾着的湿笔记本收回来,不料开窗用力过猛,直接把笔记本撞了下去。

罗辑无奈,“你先回房收拾自己的吧,我东西少,可以自己收拾的。”

“作为老大就应该做老大的事,两个人的效率当然要比一个人的高,你不是学数学的吗,怎么连这么简单的数都不会算。”

包子一脸严肃。

罗辑不想和他争论,下楼捡本子去了。


“一帆,这个绿色的围巾是谁的啊?”

“啊?哦,是英杰落下的,放我这儿吧。”


3.

叶修的房门半开着,走廊的声音贴着门缝传进来,外面一阵兵荒马乱,越发衬得这一方小天地的安静,声音虽远却不隔绝。

他的书桌下面有两箱纸,大多是以前的训练报告、训练心得和战术分析什么的,甚至连第一、二赛季的都有——苏沐橙来兴欣时,都一起搬过来了。女孩子念旧,都舍不得扔,说是以前的回忆,一定要好好保存。

“等以后老了,再翻出来看一看,一定会很有趣!”

想起苏沐橙说这句话时摇头晃脑的样子,叶修失笑。

明明还是个小女孩,却早早地想起老了时候的样子了。

为了方便收拾,叶修干脆抽了张报纸随便铺着坐在地上。他把箱子拉出来,翻看里面的纸张。他也觉得这样挺好,也许会发现许多自己没意识到或已经忘记却又很有意义的事。

就像此时,叶修翻出来一封信。

它被夹在一个笔记本里,叶修只略微一翻,它自己就掉了出来:白色的信封有些泛黄,应该是时间太久被氧化的结果,看样子还没拆过。信封表面有字,几乎褪色的蓝墨水勉强勾勒出字的轮廓。仔细看还可以认出,是“叶修亲启”四个字。

不过幸好信的正文是用黑色中性笔写的,不然还真是麻烦。

叶修一边拆信一边想。

【叶修:

       混蛋,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已经不在了。不必惊讶,也不要太难过了,我苏沐秋在哪里混不开?逢年过节记得多烧点东西孝敬我就行……我应该能收到吧,应该是可以的,毕竟连灵魂都存在了,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呢?

好好照顾沐橙。你小子要是敢欺负她我就算掀开棺材板也要回来揍你!

       ……  ……



信还没看完,半掩的门突然被推开,苏沐橙站在门口,一手抓着门框,另一只手攥着一封泛黄的信,一双秋水剪瞳中满是惊疑。

她站在原地望向叶修,手紧紧地攥着,用力之大,让人担心她手中的纸会不会下一秒就被撕裂。

叶修定定地看着她,顿了几秒,举起了手中的信——看上去与苏沐橙的别无二致。

两人都是聪明人,瞬间就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你也有信?”还是叶修先开了口。虽是问句,语气却很肯定。

苏沐橙不说话,快步走来。小皮鞋铛铛地与地板碰撞,发出紧密急促的声响。

她走到叶修跟前,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心里有千种思绪,万般疑惑,如千丝万缕的丝线密密麻麻地交织缠绕,到了嘴边,却相对无言。

叶修沉默,这事太过令人惊异,他需要平复一下心情,疏通思路。

终于,苏沐橙开口了。

“怎么回事?”她蹲下身问。

她的神情有些恍惚。  “恶作剧?”

“……没必要。”叶修摇头。

亲近的人不会做,不亲近的人也不会。他们和苏沐秋不熟,没有这么了解他。不会知道他的小习惯,不会知道他与他们的生活细节,琐碎小事……

其他人,也尚未来得及了解他。

苏沐橙在一边抽了张报纸,坐在了叶修旁边。

“那,哥哥……给你写了什么?”

“还没看完。”

“我可以看吗?”

“当然。”


【        ……  ……

身份证之类证件我都放在左边数第二个抽屉里了。银行卡你知道的,两张都在第三个抽屉里,密码别忘了,是沐橙生日。哎呀忘了也没关系,反正沐橙的小本子上记着呢。还有,我提前交了半年的水电费,不用着急交。

……  ……

我看到了一个漩涡,一点点由小变大,我只是轻轻碰了一下,像被电击了一样,眨眼的功夫身边的环境就变了个样,我自己也飘了起来。

我看到沐橙扎着白头绳,你穿着黑衣服。

我看到我的照片被摆在花的中央,黑白色。

我看到了你们,却触碰不到。

……照片不知道是那个混蛋拍的,把我拍那么丑,哼哼他一定是嫉妒我比他长得帅。

还有,南山那儿多贵啊,干嘛买那么贵的。有个地儿就行呗——还要给沐橙交学费呢。

记得让沐橙念完高中,女孩子,多读点书也有好处。

        ……  ……

有些事终会发生,如果非要改变,就会产生矛盾。

我不能透露太多。有些话,想写也写不出来。

呵,能有机会写这封信已经是很大的幸运啦,让我有一个,来得及交代一些事的机会。

你啊,少抽点烟,多喝绿茶。

     ……   ……          

社会你苏哥苏沐秋】



“哥哥,事先知道……自己会出意外?”

苏沐橙有些不能接受,不停地摇头,“那他为什么不……”

女孩的眼泪无声地从眼角流出,顺着脸颊,落到叶修的衣服上,氤氲出小片小片的深色。显然已泣不成声。

“沐橙,”叶修揽过她,让她靠在自己肩上,“如果可以,他也不想。你看这儿。”

他的声音比平时更慢,更轻。

叶修指着一处,慢慢地说:“你看这儿。他遇到了奇怪的事。他说,灵魂可以存在。”

他的手向下滑。

“而且,他事先知道自己会出事,还能在意外前给我们写信,这说明什么?”

没人回答。

叶修不知道,苏沐橙也不知道。

现在信的真实性已经确定。

所以,苏沐秋为什么会事先知道结局,又为何能在意外发生前写下这封信?

如果他所述属实,他又为什么能以“灵魂”状态存在,并进入一个不可知的漩涡?

最重要的是,现在苏沐秋,还“存在”吗?

叶修很头疼。


情绪稍稍平稳些的苏沐橙像想起什么似的,展开了自己带过来的信,将其中一处指给叶修看。

“哥哥说,他看到了漩涡。根据他的描述……如果我没猜错,”她顿了顿,看向叶修。

“那应该是虫洞。”

TBC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