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行臣

本命王杰希 全职cp博爱党

【主喻王喻】全世界就我一个单身狗(一)

#坚持每个月都有更新
#现代背景
#如果大家方便的话,麻烦在b站给杰希投个票万分感谢

我姓叶,叶行臣。

但我祖上不姓叶,姓王。

在几十年前那食不饱腹,衣不蔽体的日子里,爷爷的父亲,也就是我曾爷爷,得罪了人。

偏偏那人和伪.军有点关系,横的很,扬言要与他不共戴天。

曾爷爷为保全家人,不得已,在祖宗牌位前磕了头,毅然改名换姓,带着老婆孩子逃难去了。

于是姓了叶。

曾爷爷有个失散的兄弟,他的后人在曾爷爷过世后找上门来认亲。听刘小叔说,当年爷爷奶奶拿族谱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个一二三。

没办法,那时候连吃饭都成问题,族谱能保留下来也算不幸中的万幸,至于缺个几页什么的……咳咳,至少自家这一支的名字还是完整的。

扯远了。

刘小叔端着白搪瓷杯,热水腾起的雾气模糊了他的面容。

“要我说啊,”他喝了口茶,“这时候就该滴血认亲。”

“现在不是提倡科学社会吗?”我很自然的“接”过他的杯子,暖手。

“你都说了,是现在。”他说着,变魔术似的又从怀里掏出个小暖手宝来。

“那个时候大概是文革刚结束,社会啊正处在徘徊阶段,动荡不安……”

“打住,不提历史我们还能做朋友。”

我历史不好,对我友好一点谢谢。

刘小叔虽说是我小叔,但在我们这些小辈儿面前一点长辈的架子也不端,和高叔叔一样,脸上写着“随和”二字。但高叔叔更多的是温柔,所以还是有差别的。

我有很多叔叔,最喜欢的是王叔叔,他属于来认亲一支的后辈。

不行,老是叫叔叔,我都快不认识这两个字了,直接说名字吧。

王叔叔,叫王杰希。他是电竞战队微草的队长,指挥好战术妙,玩的游戏叫荣耀,操作稳走位飘,江湖谁敢不叫好。

身为微草粉,我和刘小别(刘小叔)、高英杰(高叔叔)、柳非姐姐都有随时随地把王杰希吹爆的本领。

――不叫柳非姐姐柳姨是因为她觉得柳姨这个称呼太显老了。

我一个刚二十出头的人竟然当姨了,不行,就算是要比刘小别他们低一辈我也不要被人这么叫!

在我们愉快地达成协定后,柳非姐姐送了我一个王不留行最新版手办。

还是女孩子最懂女孩子,我感慨良久。

你知道其他人都送什么吗?

细数前几年他们送我的新年礼物:前年,王杰希送了一本《思维游戏训练》,许斌送我九连环,高英杰送了一套《脑筋急转弯》,刘小别送的是……一套五三。

是的,被包装起来的整整一套《五年高考三年模拟》。

今年过节不收礼~收礼只收……

我可去您的吧。

今年,王杰希送《时间简史》,其他人……不说也罢。

值得一提的是,第一次来我们老家的喻叔叔送的是《人间失格》。

我至今还记得他看我时饱含深意的眼神。

那是一种看同类的眼神。

我摆了一个特傻特天真的表情冲他笑。

“文州,行臣好像很喜欢你呢。”王杰希笑笑,看样子对我们之间的友好交流很满意。

“呵呵,其实我们之前认识。”喻文州也笑笑,还想说些什么。

见势不妙,我立马接话,“是的我们认识。”然后balabala扯了一大堆,顺利地保住了我的黑历史。

喻文州微笑着点点头,没拆穿我。

呼,暂时安全了。

绝对不能让王杰希知道我为了耍帅穿他的衣服还脑子不清醒地认为自己帅破天际戴了假毛出去溜了一圈儿结果被某个来出差的鱼腥队长🐠无情揭穿的悲惨遭遇!!!

不好意思,是 喻姓队长 。

然后我们就认识了,后来他还找我要了Qq。

当年因为年少无知就给了,现在想来,他是有预谋的――为了打入敌人(划掉)亲家内部!

司马昭之心!

嘿,嘿,喻文州你收敛点,别以为我没看到你看王杰希的眼神充满了那啥那啥,我还是个孩子,给未成年人喂狗粮是犯.法.的。

我努力扮演着电灯泡的角色,闪闪发光,璀璨夺目。

两人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当着一个未成年人酱酱酿酿。

于是喻文州叫过刘小别,耳语几句。

刘小别有点别扭,最后还是走到我面前,小声道,“走,跟叔玩去,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这话怎么听怎么不对劲。

但我还是听话地出去了,毕竟玩儿脱了就不好了。

虽说是大年初五,却已有几家店开了门,经营着新一年的生计。

刘小别随便找了家店,带我喝了一下午的茶。

我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宰他的机会,于是刘小别的购物记录上又多了几条,像什么《王杰希粮食向之xxx》、《王all大作战》、《王杰希舔颜向影集》、《微草的诱惑》、《蓝雨的抉择》等等。

刘小别别有深意地看了我一眼。

可他花了这么多钱却依旧悠哉悠哉,没半点心疼的样子。

“今天怎么这么大方?”

“嘿嘿,喻队报销。”

――――

“我们该回去了。”刘小别看看表,对我说。

我点点头,忽然看到一个少年站在马路对面左顾右盼。

少年看到我们后,激动地冲我们挥手,“小别前辈!”

刘小别一愣,说:“你知道回去的路吧?”

“知道的。”

说话间,那个少年已经跑了过来。

“小别前辈,找到你了。”

TBC

评论(1)

热度(16)